不知道在打给谁的忽然见到陈凡的身影

小编:江水上水波狂涌,无数浪涛融入黑水之中,化作千万道利箭向陈凡攒射。站在这大江上,林踏天的武道凭空增长三分,他似乎也触摸到了天人合一的境界,可以短暂的操纵小范围的天地

 江水上水波狂涌,无数浪涛融入黑水之中,化作千万道利箭向陈凡攒射。站在这大江上,林踏天的武道凭空增长三分,他似乎也触摸到了天人合一的境界,可以短暂的操纵小范围的天地元气。可惜他的境界,比起雷千绝还逊色一筹。
 
    “斩!”
 
    陈凡大喝一声,刀气将漫天黑浪统统斩开,连天地仿佛都被劈成两截。
 
    这一刀,陈凡曾经轻易的击杀了黑蝮蛇,但林踏天不愧是曾经的化境巅峰,竟然双手包圆,画出一道道黑色水环,这水环串串相连,瞬间就布满整个空间,陈凡这一刀虽然如利刃切牛油,但终究被延迟了一分,让林踏天逃了过去。
 
    “就凭你这一刀,我相信你有杀雷千绝的能耐。”
 
    林踏天脚下滑出十数丈,目光凝重,看着陈凡道。
 
    “你比雷千绝,差远了。”
 
    陈凡散去手中刀芒,双手一抓,轰轰轰水面上冲起数十道长龙,这些长龙当空乱舞,向林踏天席卷而去。
 
    “小子,我不知道你武道是怎么修炼到这般强大的,但你太小瞧我了。”林踏天踏在江面上,冷然道:“现在就让你看看我林家威震东南的绝学。”
 
    “御气成剑!”
 
    只见他口中吐出一道白芒,这道白芒在他丹田之内苦练了不知道多少年,凝聚如同实质一般,被无数道真气千锤百炼,几乎可以媲美金刚,能斩断钢铁。
 
    白芒似一条游龙一般,绕着林踏天飞舞一圈,然后瞬间掠过水面,在空中拉出一道道白线。竟然轻易的将那些水柱尽数斩成两截!
 
    “我的龙蛇变,就是参考自林家的御气成剑之术。”
 
    林踏天傲然一笑道:“不知道你能挡我龙蛇变,可否扛得住我这数十年养成的一口剑气呢?”
 
    白芒随着他说完,嗖的化作一道贯穿天地的惊虹,向陈凡劲射而去。林踏天有自信,他这口养在丹田之中,数十年才成形的剑气,无坚不摧,便是化境巅峰的强者在这里,也能一剑斩杀。
 
    “可惜当年我被那人打伤,始终没法重回巅峰,否则凭这一剑,我能窥探神境。”林踏天长叹一声。目光扫向陈凡。
 
    他本以为,会看到陈凡被一剑劈成两半的模样。
 
    结果让他惊骇的是,陈凡散去一切防护,就这样凭空站在江面上,用胸膛直面白芒。那道横贯天地的白虹,似闪电般越过十数丈的距离,撞在了陈凡胸前。不仅没有将他直接洞穿,反而如同玻璃撞在钢铁上,瞬间崩散成无数道光点。
 
    “怎么可能?”
 
    林踏天眼都要瞪出来,差点维持不住身形,一脚跌落到江中。
 
    他那能斩断钢铁的气剑,竟然连陈凡的皮肤都戳不破,这个人的身体是什么?金刚石做成的吗?难道他修成了传说中的金刚不坏身?但哪怕是密宗最强大的上师,也不敢这样硬扛他林家秘术一击啊。
 
    “我说了,你在我眼中,只是蝼蚁。”
 
    陈凡脸色漠然。
 
    林踏天很强,比陈凡遇见的其他宗师都强得多,但终究受过伤,逊色于雷千绝。他这一道剑气,凝聚数十年,是无数股真气锤炼打磨而成,几乎可以媲美真的飞剑。但哪怕是真的飞剑,碰上陈凡的青帝长生体,也得跪掉,何况是区区假的飞剑呢。
 
    陈凡微微抬起手。
 
    “轰隆隆!”
 
    天空中仿佛有磨盘在滚过,一道青色光掌凭空凝聚,如同翻天印般,随着陈凡一挥之下,轰然砸了下来。
 
    “这是什么武道?”
 
    林踏天脸上如见鬼魅,身形暴退,双手掀起浩荡的黑色气浪,如同涛涛黑水,笼罩全身。可惜这一切都没有任何作用。那青色巨手一印之下,便是一辆装甲车,都能砸成碎片,何况是区区林踏天。他的肉身可没修炼到雷千绝的程度。
 
    “啪!”的一声。
 
    林踏天的下半身竟然被青色光掌直接砸成肉酱。只剩下上半身落在江面上,靠着黑气支撑着,没有被江水吞没。
 
    ‘乙木先天一气大擒拿手’
 
    青帝长生体附带的仙武之学,只有修炼到先天境界的五行宗修士才能施展出来。陈凡借助青帝长生体,提前使用,虽然只能发挥十分之一甚至百分之一的威力,但也足以轻易碾压林踏天了。
 
    神通不出,肉身不破音障,这基本算是陈凡手上威力第三大的绝学。
 
    虽然动用其他法术或肉身搏杀,陈凡也可以击杀林踏天,但终究要耗费点时间,哪如现在一掌拍死爽快。
 
    “你不能杀我,我是东南林家的宗师,我是纵横无敌的林踏天...”
 
    见到陈凡过来,只剩下一半身体的林踏天叫道。可惜陈凡理都没理,抬手一指,就戳破了他的眉心,将这位曾经的化境巅峰大宗师,一指斩杀。
 
    而唐远清踏江而来,见到的最后一幕,就是此。
 
    “陈...陈大师?”
 
    唐远清站在江面,不敢置信。
 
    陈凡的照片,他自然见过,所以一眼就认出了陈凡。但正是这样,他越发心中如坠谷底。唐远清可是远远看到两位宗师在交手,掀起惊天浪涛,凝起气剑、光掌,但没想到其中一位竟然是陈凡,而且他还当着自己的面,斩杀了另外一位宗师。
 
    “嗯?”
 
    陈凡理都未理他,身形一遁,就回到了江景别墅中。
 
    此时沈荣华依旧在狼藉不堪的别墅大厅内,他正死命的搬着那块压在腿上的石块,手边还放着一个手机,刚刚挂断电话,不知道在打给谁的。忽然见到陈凡的身影,顿时脸色一片死灰。
 
    陈凡既然回来,那意味着无论林踏天死了还是逃了,都和他再无任何意义。
 
    “陈大师,这一次是我们沈家错了,求您看在高家的份上,饶了我们这一回吧。”沈荣华不愧是一代枭雄,此时哪怕低头,也暗暗在威胁陈凡,点出高天明的身份,希望陈凡能顾忌三分。
 
    “高天明?”
 
    陈凡脸上露出一丝轻蔑的微笑。“他恐怕自身难保了,还管你们沈家?”
 
    少年背着手,一步步的走到了沈荣华面前,俯看着这位江北首富。前世自己只能仰望他,一步步见证他和沈君文走上巅峰。锦绣的覆灭、方家的阻挠、母亲之死,几乎都和这位江北首富有关。
 
    这一世,重生回来,自己为的不就是快意恩仇,斩断一切遗憾吗?
 
    “你若杀了我,高家和君文一定不会放过你的!”
 
    见到陈凡淡漠的双眼,沈荣华悚然一惊,知道陈凡杀意已决,顿时叫道。“我沈家还有那么多人在外面,你不怕沈家的报复吗?”
 
    “沈君文?你刚才那个电话就是打给他的吧。”陈凡轻轻一脚,踩碎了诺基亚手机,然后淡淡道:“你放心,他很快就会去陪你。不仅是他,整个沈家,都会为你陪葬的。”
 
    “你什么意思?”沈荣华一愣。
 
    陈凡丝毫不答,而是双手结出法印,临空虚划,一道道青色光芒在空中凝聚,构成一个非常复杂的法阵。这个法阵之复杂,甚至在陈凡曾经施展过的‘生生造化符’之上。
 
    他自从入通玄之后,道法信手拈来,什么时候这般慎重?
 

当前网址:http://vb6i.com/a/pk10jingzhunjihuaruanjianshoujiyule/20180429/7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