便是一般宗师都得避让三分林踏天自出道以来

小编:多少次,沈家和他面临灭顶危机时,都是老者出手拯救了沈家。 年轻人,你就此退去,我可以饶你一命。老者双眼一眯,阴冷道。 你若跪地求饶,我也能留你全尸。 陈凡继续踏前一步

多少次,沈家和他面临灭顶危机时,都是老者出手拯救了沈家。
 
    “年轻人,你就此退去,我可以饶你一命。”老者双眼一眯,阴冷道。
 
    “你若跪地求饶,我也能留你全尸。”
 
    陈凡继续踏前一步,那位特种部队教官退役的保镖首领,抱着必死之心冲了上来,一记犀利的鞭腿,足以踢断碗口粗的树木,却被陈凡随手扭断了脖子,扔在了沈荣华面前。
 
    “哼。”
 
    老者冷哼一声,身形呼的如同鬼魅一般,冲到了陈凡身前。如鸡爪一般的双手暴涨,带起重重爪影,向陈凡头上临空抓来。
 
    他的速度,竟然比陈凡见过的任何一位内劲高手都快,几乎不逊色于陆天风那等宗师。
 
    “蝼蚁一般。”
 
    陈凡随手一挥,一股无形的拳劲就猛地激.射出去,在空中带起呼啸的劲风,拉出长长的白痕,在沈家众人不可思议的目光中,向老者袭来。
 
    “内劲外放?宗师?”
 
    老者脸色一变,身形在空中隔空一移,带起道道残影。拳劲穿透了他的残影,击中了背后大厅中摆放的60寸立体电视。
 
    “轰隆!”
 
    那硕大的液晶屏电视轰然炸开,无数道碎片向四周劲射而去,把沈家众人打的抱头鼠窜。而电视后面的墙壁上面,赫然显出一道巨大的窟窿,可以直接看到外面黑洞洞的夜幕。
 
    “没想到你竟然是一位宗师?”
 
    老者停下脚步,挡在沈荣华身前,眼中光芒明灭不定。“不到二十岁的宗师?我才十几年没入武道界,武道界什么时候出了这么厉害的新人了?”
 
    “是吗?”陈凡脸色不变,继续上前。
 
    “不过,你不该来招惹我。”
 
    老者腰板渐渐挺直,身体爆起一串串骨节炸裂的声音,整个人凭空长高一截,枯瘦的肌肉此时竟然如吹气般鼓了起来,脸上的皱纹条条消失干净。最后整个人从一个一米六几,佝偻着身躯的老头,变成了一位四十多岁,容貌英俊的中年男子。
 
    “林兄?”
 
    沈荣华目瞪口呆,他从没想到陪伴自己十几年的老者,竟然如此年轻,比他似都要小几岁。诸多沈家高层更是瞠目结舌,这简直是大变活人。
 
    “哎,寄居老爷家这么多年,为老爷挡过无数刺杀,也算回报了老爷的恩情。这一次出手之后,我就得离开,再觅藏身之地了。”林伯长叹口气,他浑浊不定的老眼,此时也恢复清明,爆射出寸寸精光。
 
    “年轻人,你的修为确实不错,这等年纪就踏入化境,前途无量,未来一窥神境都未尝不可。”
 
    “可惜你千不该,万不该,不该招惹我...”
 
    “林踏天!”
 
    老者傲然道。
 
    “你废话太多了。”
 
    陈凡冷哼一声,手中猛地爆射出青色刀芒,如同抽刀断水一般,向林踏天斩去。(未完待续。)
 
 
------------
 
第244章 战林踏天(第四更,为随风飘下大盟加更8/13)
 
    连陈凡都没想到,沈家尽然隐藏着一位化境宗师。
 
    要知道宗师哪个不是威震一方的存在,如太极门陈九阳、苗疆杜三、中海华云峰、洪门雷千绝等等。便是最弱的陆天风,都雄踞临州,俯瞰天南。区区一个沈家,竟然有宗师藏匿。
 
    不过这就可以解释,为什么陈凡前世那三十年间,沈家横行无忌,动辄杀人灭门,把人公司搞破产。但沈君文父子却活的活蹦乱跳,任凭你怎么刺杀、暗袭都有来无回,最后硬生生登上了江南省首富,乃至华夏首富的位置,原来是有一位宗师藏着保驾护航。
 
    在一位宗师面前,哪个杀手能得逞?
 
    不过陈凡丝毫不惧,手中的青色刀芒反而涨的更爆裂。区区一个宗师而已,他重生回来,已经连斩三大宗师,还在乎一个林踏天吗?
 
    青木气兵横扫睥睨,沾之既死,碍着既伤。被擦到的沙发、墙壁、摆设,几乎都被切成两段,更有两个万荣高层,直接被拦腰斩成两截。
 
    “好一手凝气成刀。”
 
    林踏天冷哼一声,猛的踏前一步,一掌打出,黑色的气浪翻滚汹涌,如同万丈波涛,崩腾绝驰。半个大厅之内都被他的黑色气浪给笼罩住。他的内劲雄厚的不可思议,几乎不比雷千绝差多少。远胜陆天风等化境初期的宗师,恐怕已经接近化境巅峰了。
 
    有一位万荣高层不小心卷入气浪,整个人瞬间就被磨成肉末。这些气浪别看如黑水一般,其实带着万钧之力,每一滴都可以震碎石块。误杀一位沈家高层,林踏天脸色毫无变化,仿佛根本不顾及伤及无辜,起手就是全力一击,掀起浩荡浪潮,向陈凡劈头盖脸砸来。
 
    这才是宗师的傲气。区区凡人恩情,我自回报你。但其他人,与我何干,杀了就杀了。
 
    “破!”
 
    陈凡临空一刀,刀芒暴涨三丈,硬生生把整个大厅内的所有装饰、摆件都切开。他手中挥舞者十米刀芒,凌空一划,这大厅内站立着的沈荣芳、沈荣成、万正雄等沈家高层,被他这一刀当空切成两截。上半身和下半身分离,瘫倒在地上,惨叫着哀嚎而死。
 
    而陈凡击杀这十数人,也只是杀掉几只蚂蚁一般,丝毫没有停顿,刀气狂涌,斩向林踏天。
 
    林踏天浩瀚的黑色气浪被从中劈成两截,浩荡的浪潮直接从陈凡身边奔腾而过,而陈凡已经瞬间欺身到了林踏天身边。
 
    “这么厉害?”
 
    林踏天脸色微变。
 
    他这手黑浪滔天,是他睥睨东南的绝学,施展开来,方圆十丈之内都被黑水涛涛淹没。普通人站在里面,转瞬间就会被碾成肉末,便是一般宗师都得避让三分。林踏天自出道以来,几近于纵横无敌。但陈凡却一刀切开气浪,这说明陈凡的青木气兵,凝练程度远胜过他的黑色气劲。
 
    “再来。”
 
    林踏天不惊反笑,他双手环抱,如长鲸吸水,无穷的气浪全部被笼罩在他双掌之间,逐渐压缩变幻,化为一道晶莹剔透,如同黑玉打造的气蛇。
 
    “尝尝我这手龙蛇变。”
 
    林踏天嘿嘿一笑,拇指粗细的黑色气蛇就在空中蜿蜒九转,似子弹一般向陈凡劲射而去。
 
    陈凡见状,也不由露出一丝讶色。在他眼中,这黑色气蛇虽然比起之前笼罩十丈的滔天黑浪小无数倍,但其中真气凝练到极点,足以媲美真元,相当于一枚巨大的真气炸弹,一旦爆炸开来,恐怕整个大厅都无人能活。
 
    林踏天这一手,竟然和他的‘揽天锤’极为相似。
 
    只不过揽天锤是借用天地万物乃至敌人之力,无物不揽,威力无穷,可轰塌山河。而林踏天则纯粹是将自己苦修数十年的真气内劲凝聚成一团,抛射向敌人。虽然两者性质不同,但威力却差不多。
 
    “斩!”
 
    陈凡手中若举起万吨重物,那澎湃的青色刀芒此时凝聚成薄薄一线,他就如同持着一柄轻薄如蝉翼的青色长刀,在空中带起迷蒙的刀芒,如江南烟雨般,从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,斩在了黑色气蛇的七寸处。
 

当前网址:http://vb6i.com/a/pk10jingzhunjihuaruanjianshoujishoujiduan/20180429/5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